、浅巷长歌”

[阴阳师同人]以刀之名(下)

妖刀·三式

 

  后来,村里也组织了一批有武力的猎户,以及据说法力高强的和尚上山,想要驱逐或消灭掉这个不祥的少女。但是却都无法敌过少女手中的大刀,不少人上山讨伐的人不是变成刀下的亡魂,便是被这把大刀所伤,也让村民们更加认定了“妖刀”的说法,而手持妖刀的少女,人们称呼她为——妖刀姬……

 

自那以后,村里便流传着这样的一个传说,村外的山上住着一个拿着大刀的少女,专门袭击村里上山的人,至此村里无人敢再上山,时光荏苒,白驹过隙,不知过了多少岁月,再无人知道“妖刀姬”是真的存在,还是只是一个传说。但是唯一可以知道的便是,进山妄图打扰“她”的人,再也没有回来……

 

不知道过了多少岁月,她已经忘记了自己原本是什么样子,是人类,还是妖刀呢?

 

如你所见,只要她陷入危险,这把刀便会保护她,并驱使她将打扰她的人全部驱除,这把刀……或者说她,是不是很可怕?

 

她享受着杀戮的快感,每次只要拿起这把刀,心里就有个声音,一直在她的脑海里回荡——杀了他们!

 

但是看着那些蜷缩着,瑟瑟发抖的人类,那种说不上来的似曾相识的感觉,总会让她有那么一瞬的迟疑。而当杀戮结束,看着面前再无生气的人类,她的心头又升起一种负罪感,也正是因为这样,那座荒芜的破庙后,立起了一个又一个孤坟……

 

很多夜里,她望着天上的皎月,想着每次看到那些弱小的人类时,心里那种熟悉的感觉是什么,每当她思考这个问题时,心里总是有一个强烈的想法,她想要接触他们,去接触人类,来摸索清楚这个问题的答案。

 

但是她不能,人类怕她,或许她放下刀,他们就不怕她了,但是她不能,因为如若放下刀,他们便想要伤害她,很矛盾,放下刀,她就不能保护自己,但如若一直握着刀,她便永远不能知道答案……

 

或许这就是她的宿命吧,为了保护自己而去伤害别人。

 

她究竟是谁?

 

……

 

 

妖刀·四式

 

  又有不知所谓的人类踏入了她的领地。

 

  她站在山顶,感受着迎面而来的微风,多了一丝陌生的人类的气息,她在这片土地上待了太久太久,从未离开过,这片土地的每一寸她都无比熟悉,这里是她的领地,是她的“家”!

 

  望着山下的森林,枝头的麻雀挥舞着翅膀“扑棱扑棱”的飞了起来。

 

  她看着麻雀飞起的地方:“是那里吗?”

 

  话音刚落,人便从山顶消失了……

 

  与此同时,山下的森林里,一行四人正的朝着森林深处行进。很快便来到了破庙前。其中穿着红色和服,撑着把油纸伞的少女抬头打量了一下面前的破庙,转头看向身后穿着一身蓝色狩衣,手拿折扇的清雅男子,不仅疑惑的开口道。

 

  “晴明,这里真的有很厉害的妖怪吗?”

 

  不等那人开口,一旁身穿红白狩衣,高束马尾,背上背着把大弓,腰间插着把刀,一身英气的男子像是发现了什么,抢先开了口:“看来是这样的!”

 

  说罢,抬起手指了指破庙后,众人顺着他的手望过去,看到破庙后一座又一座的孤坟,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好残忍……”身着红色和服的少女感叹道。

 

  就在这时,身着蓝色狩衣的清雅男子倏地合上了手中的折扇,皱着眉头道:“来了!”

 

  不远处的树林里突然出现一个黑影,不等众人看清,那黑影一闪便来到了他们的面前,举起手中的大刀,眼看着就要斩下来,身着红色狩衣的男子眼疾手快的拔出腰间的刀,险险的挡下了这一记斩击。

 

  一滴冷汗从他的额角滑落,看得出来他档下这一击还是蛮吃力的,但他却似乎并不害怕,唇边露出一丝笑意:“你便是妖刀姬吗,力气还挺大!”

 

  许是这个笑意又激起了她心中的杀戮,那个声音又在她的脑海中不停地回荡了起来。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她的嘴角不自觉地露出了一丝兴奋的笑意,但是嘴里却还是轻蔑的冷哼着。

 

“哼,杂碎。”

 

话音刚落,大刀变换了角度继续发起了进攻,但那男子反应也很快,尽管她刀刀角度刁钻,力气惊人,他却每一刀都能精准的挡下。

 

  她一咬牙,显然有些不耐烦了,看着他用尽全力反抗的样子,心里那种异样的熟悉感又席卷而来。

 

  为什么要一直反抗?为什么不肯放弃?反正最后都是要死的……

 

  这么想着,妖刀姬一个闪身,来到了那人背后,举刀就准备斩下,那男子回过头,显然是没想到她会突然出现在身后,满脸的惊讶,那双坚定的眸中有光芒在微微闪烁。

 

“博雅!”

 

然而就在这时,一阵风刮过,斑驳的阳光从枝头的树叶间洒落,落在她的大刀上,一阵反光,她的心突然就漏跳了一拍,脑海里浮现出了像是很久远般泛黄的记忆……一支闪着寒光的箭矢。

 

她的动作出现了瞬间的迟疑,也就是那一瞬间的事,耳边传来了念咒的声音。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之后,她便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将她弹了出去,跌落在一边,手中的大刀在空中打了个转,稳稳的插入了她身边的土地里。

 

回过神来,她眉头一皱,正欲起身,却发现身体动弹不得,细细观察,发现自己身上隐隐缠绕着一圈锁链,束缚了她的行动,而那个穿着一身蓝色狩衣,被唤作“晴明”的清雅男子,正手持符咒,站在她的面前。

 

 

妖刀·终式

 

“你真是一个矛盾的存在。”晴明说:“明明是个人类,却和这把刀相互依存,明明享受着杀戮,却又愧疚着自己的所作所为。”

 

原本还努力挣扎着的她,听了晴明的话,倏地就放弃了挣扎,只是怔怔的望着面前的男子:“你说……我是人类吗?”

 

“是这样啊,过了太多的岁月,你已经忘记了你原本的样子吗?”晴明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晴明身后穿着红色和服的少女淡淡问道:“既然是人类,为什么要残害人类呢?”

 

“这把刀告诉我,要保护自己不受到伤害,就只能伤害别人,这是我的宿命。”

 

晴明将手中的符咒收入衣袖中,摇了摇头说道:“并不是刀在驱使你这么做,而是那个弱小的你,希望自己这么做……”

 

“这个世界上任何事物都存在阴阳两面,你也如此,人类的一面便是阳面,妖刀姬的一面则是阴面,当你无助孤单的时候,你的阴面便占据了心里的主导地位,你希望通过伤害别人,希望通过变强来得到庇护,刀本无心,你的这把刀不过是通过你对它下的‘保护我’这样的‘咒’,一直如你所愿尽职尽责的保护着你而已……”

 

她顺着晴明的目光,看向自己身旁的大刀,即使伤痕累累,但是在阳光的照射下,它依旧熠熠生辉。

 

她抬手轻轻抚上大刀的刀身,开口问晴明道:“我还能变回人类吗?”

 

听了她的话,晴明的嘴角扬起了一抹温柔的弧度:“只要找回在岁月中走失的阳面的自己,你还能变回从前的样子。”

 

说罢,晴明弯下身,对她伸出了一只手:“刚好我们正在为八百比丘尼寻找解除不老不死诅咒的方法而游历四方,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直到变回原来的样子。”

 

看了看面前这只朝着自己摊开的手,又抬头望向面前的晴明,微风拂过,斑驳的阳光随风闪烁着,背光而立的他周身仿佛渡上了一层耀眼的光芒,让她莫名的向往和他所说的旅程……

 

于是她抬起手,轻轻的放在了那只对她摊开的手心里。

 

“好。”

 

……

 

                                                                      -The end-


[阴阳师同人]以刀之名(上)

 

妖刀·一式

 

  她听父亲说,她们家祖上世代为将,到了她祖父那辈时便没落了,只剩这把传说曾经浴血沙场的大刀,一代一代传下来。不知道是不是曾经斩杀过太多人,饱食过太多鲜血,坊间一直流传说,说这是一把“不详的刀”……

 

  她曾好奇的问过父亲,什么是“不祥的刀”……

 

  而父亲只是慈祥的笑着,伸手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回答她:“刀本无心,无所谓祥与不祥。”

 

  那时她并不懂父亲话中的意思,哪怕到现在,她还是不解……

 

  后来村里连连发生祸事,或是洪水肆意淹了田里的庄稼,又或是突如此来的疫病,这时便有流言蜚语,说一切祸事都是由她家那把大刀引起的。

 

  他和父亲被赶出了村庄,流落到村外山上的破庙里,年末大雪之时,他的父亲便在寒冷的冬夜因病离开了人世,从此便只剩她和那把“妖刀”相依为命。

 

  “真是妖刀,害我和父亲流落到如此境地……”

 

  她将那把大刀屹立在父亲的坟前,转身那一瞬,却没看见身后的大刀隐隐泛出了一丝紫色的诡异光芒……

 

  

妖刀·二式

 

  转眼又迎来了春天,积雪消融,绿意重新爬满了枝头,枝头三三两两的麻雀“叽叽喳喳”的叫闹着,春天的到来似乎为她赶走了一丝孤独的气息。

 

  但是她从未想过,在那样春光明媚的日子里,却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积雪融化,汇成小溪,不急不缓的朝着山下的村庄流去,也正是这样的好天气,村里的两个猎户上山打猎,却误打误撞的来到了这个被世人遗忘的破庙前……

 

  “兄长,这里怎么会有个破庙?”

 

  “等等,这不是……村里那把不详的刀吗?”

 

  “就是那个为村里带来众多灾祸的妖刀吗?”

 

  当她去树林里采完野果回到破庙的时候,远远听到的便是这样的对话。

 

  是村里的人,如果被他们发现她躲在这里,那她是不是连这最后的栖身之所都没有了……

 

  如此想着,一个不分神间,她采来的野果子从怀中滑落,落在地上,发出“咚咚”的两声闷响,惊到了破庙前的两个猎户。

 

  “谁?”猎户兄弟两人反应灵敏的朝她的方向望了过来,并飞快地举起了手中的弓箭,朝着她……

 

  箭头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带着寒意的可怕光芒,吓得她脚下一软,一下子跪坐在了地上,怀里的果子落了一地。

 

  “是你?!”

 

  “你们这不祥的一家人给村里带来的灾祸还不够吗?将你们赶出村子竟还敢带着这把‘妖刀’藏在村外?还不快滚!”

 

  “不……我不走……”她望着正朝着她蓄势待发的箭,嘴上结结巴巴,双眸中却闪烁着坚定地光芒。

 

  “你说什么?!”

 

  “这里是我家,我不走!”

 

她眼中的光芒让猎户兄弟有些惊讶,说不上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就像被包围的猎豹,因为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所以无所畏惧了,猎户兄弟反而被她眼中的光芒所震慑,他们显然没有想到这么一个小姑娘会如此的倔强,却又不甘于心自己被这么一个瘦弱的小姑娘所震慑。

 

“那……那你就去死吧!”

 

“弟弟,别!”

 

兄弟二人中的弟弟显然沉不住气了,哥哥还来不及出手制止,他手中的箭矢像一匹脱缰的野马,飞快的朝着她飞了过去。

 

“啊!”

 

她本能的抬起手护住自己的头,却弱小的无力去阻挡。但就在这时,却听见“叮”的一声清脆的响声在身前响起,死亡并没有降临到她的身上,颤抖着松开护住头的双手,她抬起头想看看发生了什么……

 

一把泛着诡异紫色光芒的大刀屹立在她身前的土地上,而那把朝她飞来的箭矢此刻已经断成了两截,掉落在大刀旁……

 

这把刀……竟然保护了她……

 

“拿起我吧,这样你才能保护自己……”

 

“快来拿起我,挥舞我吧……”

 

隐隐的,有个幽幽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回荡着,驱使着她,让她去拿起眼前的大刀,而她的身体仿佛不听她的使唤了一般,她竟鬼使神差的伸手握住了那把大刀的刀柄。

 

“妖刀!真是妖刀!兄长,她已经被妖刀附身了,她是妖怪啊!快杀了她!”

 

话音刚落,又是一支箭矢带着刺骨的寒意朝着她飞了过来。说来也奇怪,以她瘦弱的身躯,照理来说并没有足够的力气来挥舞这把大刀,但是她却轻松地挥刀,并且精准的斩断了飞过来的箭矢,如行云流水般。

 

微风拂过,卷起她披散在肩头的乌丝,卷起她额前细碎的刘海,露出她的明亮的双眸,除了坚定以外,仿佛还多一丝说不出的寒意……

 

“妖怪啊!”

 

猎户兄弟颤抖着踉踉跄跄的转身就跑,说不出来的狼狈,哥哥跑出一截距离后,还鼓起勇气又回头望了一眼,影隐约约能透过树干间看到,背光而立的少女,眼中闪烁着幽幽的蓝光……